• 欢迎访问望星湖畔,推荐使用最新版火狐浏览器和Chrome浏览器访问本网站,欢迎加入望星湖畔 QQ群
  • 由于360网盘即将关闭,本站内部分下载资源可能暂时无法下载,请到相关文章评论处留言,我们会马上处理,谢谢合作!
  • 本站正在搬家,各项数据恢复中……

习李新政浮现的四大变化

时政笔记 admin 1345次浏览 0个评论

当人们对于新王会不会改革感到失望时,一条经济改革的线索却浮出水面。

最近回到北京后与朋友们了解了一下情况,出乎意料地发现了一些变化。这些变化可以概括成几个方面:

1.党员和官场整风。这一点已经经过媒体放大,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

2.金融机构的整顿。最近刚刚爆出中国将坚持稳健货币政策,这个政策刚刚导致了一次小型的金融系统危机,有的银行因为资金周转问题,差一点无法偿付银行间拆款。

除了收缩货币之外,更重要的是对银行的整顿,部分不良贷款严重的银行已经大幅收缩了对外贷款,从放贷扩张策略变成了收缩自保策略,这种策略性的改变也许比一次拆借市场危机更加影响深远。

除了上述两个已经浮出水面的方面之外,还有两个未被关注的领域显得极为重要。

3.军队大整顿。由于军队的不透明性,使得人们极少关注,最近军队进行的一系列整顿也没有得到足够的关注。

习李上台后,首先冻结了某些军事机构和军事人员的商业利益,并开始调查军队的腐败和渎职行为,这方面的例子不在这里举,但未来如果军队再出现较大的案件,将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4.地权问题。目前这方面的举措并没有浮出,但据悉关于农地的流转和确权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这方面的任何动作都将产生复杂的连锁效应,并有可能决定下一步中国经济的走势。

习李新政浮现的四大变化

对胡温时代的否定

上述四项政策基本上全都是针对于胡温时代留下的弊病,进行针对性的纠正。

胡温时代是一个接近于失控的时代,由于两人都不懂经济,使得各色利益集团充斥,并大肆利用部委和地方政府手中的权力进行变现。中央政府的任何政策都成为了一次饕餮盛宴供官员们瓜分。

习李上台后,开始对胡温时代的遗留问题进行清理:

1.关于吏治和地方诸侯方面,在下面有专节进行讨论。

2.关于金融机构,随着2008年四万亿的出台,加之政府鼓励银行对外放款,使得刚刚剥离了不良资产、较为健康的各大银行再次出现大量的坏账。

地方政府也恰到时机地利用了中央政府的贷款冲动,从金融系统大量借贷,形成了复杂的地方债务问题。

中国的金融系统经过几年的折腾之后已经极其脆弱,即便有的大行,如果经过彻底清查,也可能已经处于技术性破产的边缘。

正是意识到这样的局面无法维持,使得中央政府必须出手整顿金融系统。

3.关于军队问题。从朱镕基禁止军队经商之后,经过胡温时代十几年的放纵,军队再次成为了一个鱼龙混杂、利益至上的黑洞,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商业行为,许多军人和相关利益群体发了大财。

由于胡温自始至终没有很好地解决指挥枪杆子的问题,军队系统只要在大事上保持步调一致,在日常事务中有很强的自我活动空间,而习李针对的就是这些空间。

对军队的整顿一方面是为了保持军队听话,另一方面则是进一步要求军队退出商业利益和减少腐败行为,从而减少对经济的干预。

4.地权问题。土地问题是造成地方政府土地财政的最关键因素。地方政府之所以能够卖地发财,是因为垄断了土地供应,只有他们有能力将农村土地转成城市用地,因此形成了典型的双轨制:政府低价收购农村土地,农民得到补偿不足,政府再高价卖给市场,由于政府是唯一的土地供应商,可以赚取巨大的差价。

胡温的一系列针对于地产的政策都没有触动这个最根本的问题,许多政策还起到了反作用,推高了地价。

习李上台后最初也延续了胡温的“堵截”政策,不幸推出了新国五条,继续推高了房价,也向市场释放了错误的信号,人们以为他们会继续前任的错误思路。

但从现在看,习李似乎正在正视地权问题,并有可能在这方面取得一定的突破。

一次典型的中央地方博弈

以上四项政策也是中央和地方博弈的结果。关于中央和地方的博弈,胡温以来地方诸侯势力失控,中央政府面临难题:

1,如果中央决定放权,那么地方各级政府、中央各个部委(它们都是诸侯的代表)将会毫不犹豫把中央放出的权力窃为己有,而不是放给了民间。

2,如果中央决定收权,那么诸侯们将会把损失转嫁给民间,力保自己不受损失。

3,而在平常,诸侯们由于不受下级和民众制约,都拥有专断的权力,为自己的利益团体谋取利益。

我认为中央政府很难打破这样的难题。

胡温时期由于政策失控,接近于上述第一条,而目前习李所有的改革措施则接近于上述第二条。

习李为了对抗诸侯,采取了收回权力的做法,开始强调吏治问题,采取了近乎文革时期的口号开始了整风,并加强了军队系统的整顿。这些做法是试图削弱诸侯权,加强中央权威,并增大中央政府控制经济的能力。

最典型的是金融系统,经过了几年的失控和混乱之后,习李试图通过收缩货币,让银行瞬间尝到了没有钱的苦头,银行不得不考虑把表外业务抽回一部分。银行资金的抽回将会引起连锁反应:地方政府的债务得不到Renew,房地产企业的资金也会更加紧张。

另外,最近推出的金融政策也在鼓励其他金融机构接管部分银行权力,如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机构等等,也是中央希望减少银行风险的举措。

当然,诸侯们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目前的指望是:经济结构的调整使得一次新的危机到来,以至于中央政府不得不停止改革思路,采取临时措施再次出手相救,如果真的这样,中央地方博弈将再次滑向胡温轨道。

经济改革的下半场

习李新政的思路,也和中国经济发展的现状有关。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发展的下半场,主要问题已经从普通经济领域转化到了金融、土地等资源领域。

这里可以看一下台湾的例子。

台湾经济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发端,最初通过土地改革释放了土地红利,之后实业出现了快速发展,使得台湾产品大量供应世界,可以说,当时的台湾与前几年的大陆如出一辙,为了发展外向型经济,也低估了汇率,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岛内存在严重的通胀,地产泡沫高企。

然而,在这些成就的背后,却是台湾近乎垄断和低效的金融体系。政府以金融事关国计民生为借口尽量拖延金融体系改革,使得这个领域对台湾经济形成了严重的制约。这一点和现在的大陆非常类似。

然而,随着台湾经济出现问题:通货膨胀、资产泡沫、实体经济缺钱等等,台湾政府被逼无奈,开始了下半场改革:金融改革。从上世纪80年代末,台湾对股市进行了大规模再造,并开放了开办银行的申请,从而使得金融体系出现了快速发展,被盘活了的金融业为台湾电子业发展注入了大量的资金,成就了台湾的电子化时代。

习李上台后,似乎已经认识到中国经济下半场的现实,与其前任的拖延不同,他们似乎想面对并解决这个问题。

中国大陆与台湾的不同,在于大陆的土地问题并没有完好解决,因此,习李如果要做经济改革,面对的关键点有两个:1,金融系统,2,地权问题。

本文前面提到的四项改革,主要针对的就是这两个方面。当然,为了进行这两方面的改革,还必须要求诸侯们配合,鉴于前任时代诸侯失控的局面,他们肯定不会配合中央政府的改革,因此中央政府首先整顿吏治就是理所应当了。

对于吏治的整顿,目前的思路似乎是:逼迫他们让渡部分经济特权,将经济还给民间。相当于捏住鸭脖子,逼迫他们把鱼吐出来一部分。但效果如何?我认为短期管用,但长期困难。

政改暂时无望

习李新政的最后一个特点,是将政改呼声完全压制。

他们显然认为目前最直接的问题来源于经济。前任留下的“四万亿”后遗症未除,金融炸药包随时可能引爆并形成全面的危机,在这个时候进行政改必然引爆危机,并形成进一步的失控。

所以,为了应对这个局面,不是放松对社会管制,而是加强对社会控制,使得中央政府能够腾出手来拆除经济问题。

在这个思路下,任何关于政改的呼声都会被直接无视。

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习李目前的作为更接近于智利的皮诺切特,为了推翻前面的CP政府,皮氏依靠强权上台,并杀了不少人,但他依靠权力推行自由化,使得智利经济一片大好。他下台后,智利经济仍然在拉美独树一帜,以至于智利人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他的遗产。当然,皮氏长期靠强权也是行不通的,完成了他的使命后,他被选下了台。

习李显然也把经济改革放在了首位,认定先做经济调整,以后的事情留给以后考虑。

不过,中国的经济改革实际上是把被冻结的资源释放出来,每一次改革就是一次释放。目前剩下的最重头,也就只有农村土地和金融资源了(当然还有一些央企垄断资源,但习李似乎不想动,也没有金融和土地这样影响重大),一旦这一波资源释放完毕,政府未来腾挪的空间将更加有限,只是到时候是政改重启,还是人们已经不再相信?


望星湖畔,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习李新政浮现的四大变化
喜欢 (0)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