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陪吃坠亡,岂能就事论事?

人们把学校喻为“象牙塔”,是因为学校是知识人集中的地方,应该比校园外的世界单纯一点,纯净一点,但是,我们的高校离“象牙塔”越来越远,已经变成了一个名利场,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甚至有点像屠宰场了。

据《中国商报》报道,10月27日晚上,青岛求实职业技术学院入学还不到两个月的大一女生刘晓傲,连同另外5名同学被6名老师叫出去“吃饭”。其间刘晓傲从四楼洗手间的窗户坠楼身亡。刘晓傲父亲质问:“深更半夜,谁让你们老师带着孩子出去‘吃饭’的?在吃饭的过程中,那些老师有没有让她喝酒?如果有,一个女孩,涉世不深,他们让她喝那么多酒有什么企图?如果没有喝酒,那么一个清醒的人怎么就坠楼了……?”

正是因为有这么多疑点,记者才把“吃饭”一词上打了引号。可疑之处还有:参加这个饭局的,除刘晓傲外的几名同学是男是女?6名教师是男是女?是否有这种可能:主要是男教师,要找女学生跟他们一起吃饭?这样的“吃饭”,在该校仅此一例,还是已经成为一种“校园文化”?报道说,刘晓傲父亲等人从老家淄博赶到求实学院,没有感受到学院方面的歉意、同情、关心,院长避而不见,6天后才跟刘父通了一次电话。有人将院方的一个公告贴到网上,公告要求家长“积极配合学校”处理善后,冷冰冰的公事公办的行文,丝毫没有对消逝的生命的痛惜。甚至家长跟一起吃饭的教师还没见过面,校内却传言家长殴打有关教师。种种迹象,对该校个别(也许未必是“个别”)对女生想入非非的教师,发出了一个什么信号?这是有利于教师的自律呢,还是在姑息、放纵?

而且,蹊跷的死亡事件在该校已发生多次。据报道,去年7月28日,该校28岁女教师小宋,被发现全身赤裸地漂在校园的水塘里。经过尸检发现,小宋在生前曾经受到过性侵。去年11月24日,该校一名学生干部跳楼死亡。记者了解到,死者平时为人很好,未与同学发生过矛盾。此前,该校还发生过其他的学生死亡事件。

该校党委书记徐键忠这样训斥记者:“你个小小商报的记者,你不去报道商业行为,报道这个干什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是公安报?!别没事找事!” 学生的生命不是个“事”,什么事情才算个“事”呢?报道中说,今年8月,该校已经给教师下达了2013年的招生任务,所有老师要交最低4000元的招生“诚信保证金”,未完成招生任务的不予返还。这种招生“指标化”、“任务化”、“钱款化”的做法,是教育部5年前就发文禁止的。连教育部的规定都不放在眼里,记者、家长在徐书记面前当然是“小小”的了。

以上推论,似乎有“有罪推定”之嫌。那么,反过来想:有没有这种可能——求实学院的领导一面违规招生,一面加强师德的教育,绝大部分教师都师德高尚或比较高尚,个别教师有贼心无贼胆,学校基本保持着“象牙塔”的纯净,6名教师叫学生外出吃饭是偶然事件,其中没有什么暧昧成分,刘晓傲坠亡,就是像当地有媒体此前报道的那样,是她自己喝多了?但是,就事论事——老师看到学生喝得过猛,有没有劝阻的责任呢?何况你是成人,刘晓傲还是个孩子,何况是你们教师把人家叫出去吃饭的——这样追问算不算苛责?

那么,到底是什么,让这些身为教师的成年人——或者说身为成人的教师——放弃或忘记了保护自己的学生的责任?最低的责任标准都达不到,会是师德高尚的教师吗?这会是一所校风严谨的学院吗?看来,很难就事论事。

admin

大家好!欢迎光临我的个人博客,本博主要是学习和记录自己生活、学习中发生的点点滴滴的过程,很高兴可以把自己的废话和一点点的经验拿出来和网友分享,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构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2 条回复

  1. 夹克衫说道:

    其实肯定有猫腻,好好的人怎么就坠楼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