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带不宽”差一个公益诉讼

国内超半数用户的实际宽带下载速率低于运营商提供的名义宽带速率。业内人士称,国内多地宽带运营商从上一级运营商处购买宽带,再转售给用户牟利。为获得最大利润,宽带公司常用共享带宽冒充独享带宽。(《新京报》10月8日)漫画:徐简

恐怕很少有人想到,宽带竟然跟高速公路工程一样,也存在层层转包。除却公众熟知的联通、电信等一级宽带运营商外,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二级、三级宽带运营商,以及小区宽带运营商。他们从上一级宽带运营商手里集中购买一定数量的宽带,然后再转售给宽带用户牟利。既然是转包,也难怪“宽带不宽”了。服务商所谓的宽带提速,经过层层利益盘剥,最终到了用户那里,还会有什么效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委屈在于,花了宽带的钱,却没有享受到应有的服务;憋屈在于,服务商告诉你提速了,实际上根本没这回事。非要找一个东西与宽带作类比,个人觉得,刚刚结束收费的郑州黄河大桥有得一拼。

这些年来,针对“宽带不宽”的报告是一个又一个,舆论指责是一声又一声,去年国家发改委还针对宽带垄断展开过反垄断调查。出人意料的是,这么大的舆论压力面前,宽带竟然还是“挂羊头卖狗肉”,不仅远远达不到名义速度,而且在价格上居高不下。这难够不是又一个“桥坚强”吗?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应该相信,在各种压力推动之下,宽带终会有“衣带渐宽”之一天。可是,这一天何时到来?即使到来了,这么多年来的低服务、高价格,难道就蒙了白蒙?

在一个利益空间里,道德常常是无力的。这些年,无奈和无助的舆论,针对“宽带不带”,呈现的多是一些悲情的述说,给予的只是一些道德的压力。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事实最终证明,单靠道德,难以终结“宽带不宽”。这个时候,更应该寻求外力,来推动“宽事渐宽”。既然已经知道带宽缺斤短两是行业内的普遍现象,那么,监管部门就不应该跟“看客”比看功,而是应该高度介入,迅速启动带宽调查。民间组织,社会力量,也应该聚拥在正义的旗帜之下,帮助消费者维权,维护市场秩序。

刚刚修改后的民事诉讼法,增加了关于“公益诉讼”的内容。明确规定,对污染环境、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法律规定的机关和有关组织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无论从哪个方面看,“宽带不宽”都可以也应该成为公益诉讼的内容。消协完全可以据此规定,对运营商提起公益诉讼。

在资方强势下,权利不会自动来到,我们不去争取,不公只能延续。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宽带成为又一个“桥坚强”。“宽带不宽”差一个公益诉讼,公益诉讼也需要“宽带不宽”一个机会,以此体现公益诉讼的价值,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毛建国)

admin

大家好!欢迎光临我的个人博客,本博主要是学习和记录自己生活、学习中发生的点点滴滴的过程,很高兴可以把自己的废话和一点点的经验拿出来和网友分享,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构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